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新能源版图分析:中国仍处“燃煤时代”_4

未知 2019-11-17 15:05

  如何才能减少对石油的依赖?A.发展核能;B.发展风能;C.发展太阳能;D.上述各项皆不是。6月23日,在首届以色列研究在中国的研讨会上,以色列金融经济规划研究所石油代替品研究主任阿里埃拉伯格拟出的一道选择题引起不少猜测。

  该研讨会由上海外国语大学、复旦大学、以色列巴依兰大学以及中以学术交流促进会共同举办,近60名来自中国、以色列、美国的学者、官员共同讨论中以关系的历史、现状与未来发展,而能源安全是重要的议题之一。

  若大力发展核能、风能或者太阳能进行发电,全球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并不会大幅下降。因为,全球仅约5%的石油用于发电,而30%的比例耗费在交通运输上。阿里埃拉伯格说。

  其实,这也是中国面临的问题。为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保证能源安全,新能源汽车是必然的选择,而这一产业的产销现状并不尽如人意。

  中国能源安全隐忧

  长期以来,中国是不折不扣的耗能大户。据披露,过去10年,中国的能源消费大幅上升,年均增长达到9%,略低于10.49%的年均GDP增速。

  供能结构中,煤炭占比70%,同时,73%的能源用于工业消耗。北京大学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天舒在研讨会上指出,目前,尽管全球的能源消费已从柴薪、煤炭过渡到油气,中国却仍停留在燃煤时代。

  中国不可能永远依靠煤炭,目前,国内已探明的煤炭储量约为11980亿吨,其中,劣质煤的占比大约达到20%。张天舒说。

  撇开煤炭,中国能源安全面临的挑战还来自石油。英国石油公司(BP)的一项预测显示,截至2020年,中国石油(601857,股吧)的对外依存度将从目前的60%提高至77%,为此,中国的经济损失将达到798亿美元。

  1993年之前,美国为石油净进口国,而中国则是净出口国,如今,美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降为45%,而伴随页岩气革命,这个数字将进一步缩减。据预测,到2030年,中国80%的石油供应都将依赖进口,而美国的这一数值最乐观估计将只有35%。张天舒告诉时代周报,对比中美两大世界经济体,中国对于能源安全的利益需求远高于美国。

  上个世纪,世界经济曾经历一段黄金增长期,但爆发了两次能源危机,而当时的人口是8亿。目前阶段,经济快速增长的新兴国家拥有30亿-40亿人口,故而,他们对能源的需求远远超过上一个黄金期。

  商务部研究院对外贸易研究部研究员金柏松认为,过去,世界经济在争夺资源时曾引发两次世界大战,若资源争夺再起,世界可能又将重回战争的老路。

  二战前,为谋求发展,日本期望向外扩张,掠取资源,而战败之后,经过反省的日本开始走上节约能源的道路,并因此赢得了发展空间。所以,中国应汲取这样的经验教训。

  如何节约资源,如何找到替代能源,对于中国而言,这不只具有一般意义,而是重大的战略意义。金柏松说。

  而近日广受关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就预测,未来的产业革命将发生在能源领域。

  新能源车的尴尬

  其实,寻找石油替代品亦是以色列的诉求。阿拉伯国家石油资源丰富,而以色列缺油,从某种意义上说,石油是关乎中东局势的政治问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赵宏图博士如是分析。

  而根据以色列金融经济规划研究所、石油代替品研究主任阿里埃拉伯格的分析,如果全球的交通不再需要石油,那么,也就基本消除了对石油的依赖。

  据披露,目前,中国石油的60%被汽车工业消耗,而国内一些研究机构预测,2030年,汽车工业将要吃掉93%的中国石油,即3.28亿吨,而到2050年,这一情形或有所缓和,但也会维持88%的水平,也就是4.25亿吨。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汽车保有量约为9000万,而机动车的总保有量已达到2亿。这也印证了阿里埃拉伯格的说法。据其统计,自1973年至2010年,近三十年间,包括中国在内的非经合组织国家的能源消耗增长了一倍,大大高于经合组织国家。

  尽管近年来中国的汽车工业发展非常迅速,但按照每千人的汽车拥有量计算,美国为800多辆,日本是700多辆,而中国只有几十辆。据张天舒分析,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虽然很快,但将近50%的农村人口至今未能享受汽车工业带来的便利,故而,加快汽车工业的发展是一项艰巨而长远的任务。

  不过,这是否意味着将加重对石油的依赖?杰里米里夫金的论断正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同。他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明确指出,汽车的发展方向将是电动车。

  其实,早在今年4月,《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已由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并将于近日发布实施。按照规划,2015年,中国纯电动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累计产销量将达到50万辆,而到2020年则要超过500万辆。

  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据中汽协统计,2011年,中国汽车的产量和销量分别为1841.9万和1850.5万,而新能源汽车的产销均不足万辆。而今年一季度,国内总共销售纯电动汽车1830辆,混合动力汽车则不足1500辆。

  相比之下,中国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的销售却非常红火,2011年的销售总量突破2600万辆,较上一年的2200万辆增长18.2%。此外,我国交通规则中限制发展的社区电动车、老年人代步车等也逐渐发展为一种地下经济。

  我们的电动自行车正向摩托车的方向发展,比如,以前的电动自行车时速40公里,续航能力只有35-40公里,而现在的产品每小时可以跑65公里甚至更多,而且能够连续跑110-120公里。

  在最新的研究报告《探索适宜我国国情的新能源汽车路线图》一文中,金柏松认为,如果能将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社区电动车、老年人代步车等所有以电池为动力的交通工具都视为普及新能源车的市场基础,那么,目前销售惨淡的中国新能源车实际上拥有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优越的市场条件。

  甲醇汽车是新方向?

  这个市场规模究竟有多大?据自行车协会统计,我国每年电动自行车的销量约为2500-3000万辆,目前的保有量为1.4亿辆。

  为了开拓这一市场,政府应单独制定一些交通法规、技术标准、安全标准等,允许制造简陋的电动车上市销售和行驶,比如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电动微型汽车。

  所谓简陋,金柏松认为,可以降低舒适程度,譬如,不装空调,简化内饰;也可以降低安全标准,比如,减少车重,减少安全配置等。同时,配合低安全标准,在交通法规规定和保险赔付规定方面,电动车享受优先行驶的权利,比如,任何车辆与电动车发生碰撞时都须多承担责任、多赔付。

  与发达国家不同,中国消费者对汽车的要求并不高,上世纪80年代的桑塔纳、捷达汽车还在销售就是证明。因此,发展一些简陋、经济的电动交通工具会受到市场的欢迎。

  此外,金柏松还建议称,应对老一代技术制造的电动车多征税,所得收入用于补贴研发新电池技术的企业;同时,对新能源电动车实行减税免税制度,从而缩小两种电动车的价格差距。

  可以替代石油的能源有多种,在交通运输方面,包括天然气汽车、甲醇汽车、乙醇汽车等。以甲醇汽车为例,目前,中国已探明的高硫劣质煤储量约为2300亿吨,如果拿出10%,利用煤制甲醇技术,那么,可以生产甲醇129亿吨,足以替代86亿吨石油,这一数值相当于中国汽车工业几十年的石油使用量。张天舒说。

  事实上,早在3月,工信部就发布了《2012年工业节能与综合利用工作要求》。其中指出,今年将在全国开展甲醇汽车试点工作,并指导、推进山西、上海、陕西三省市编制试点实施方案。该试点旨在推广高比例甲醇汽车。

  而据透露,以色列方面亦在进行类似的实践,此前,其曾在全国开展M15甲醇汽油(掺烧了15%甲醇的低比例甲醇汽油)的试点工作,而今年3月,以色列代表团还考察了正致力于全面推广甲醇汽油的中国山西。

  张天舒认为,在甲醇汽车燃料方面,中国可以就人才、技术、资金等诸多问题与以色列开展合作。

  此外,据介绍,目前,以色列在太阳能利用方面已走在世界的前端。中国生产、利用较多的是光伏太阳能,而以色列的光热太阳能技术非常先进。目前,太阳能利用在以色列的供能结构中的占比为4%,达到了全世界最高。赵宏图博士说。

  而这在多位中国学者看来为中以合作留下了很大的空间。因为,近年来,中国非常重视发展清洁能源,甚至在2009年和2010年两度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清洁能源投资国,而其中投资过热、重复建设以及技术落后等问题目前也逐渐暴露,故而,深化中以双方在清洁能源上的合作很有意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