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这是第几次工业革命?很多人还没搞清楚_5

未知 2019-11-18 15:05

德国在2011年时提出所谓工业4.0,主要概念认为一般我们所称的18、19世纪工业革命,只是“第一次工业革命”,代表的是蒸汽动力的技术革命;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则因为普遍引进了电力、电动马达,视为“第二次工业革命”,代表的是电力相关的技术革命;而20世纪末到2010年则是信息科技产业带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则会是虚实整合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以及物联网智能制造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德国的工业1.0到4.0的想法认定技术突破代表革命,以这种技术导向思维硬是去划分时代,使得不管从1.0到2.0还是3.0都有许多矛盾之处,如珍妮纺织机动力最初是来自手摇,并非蒸汽机,工业2.0“电力时代”的重要特色是电力可快速传递讯息,但代表科技:电报,早在1870年之前工业1.0的年代就出现;工业4.0的想法也同样有大量问题,如海量资料已经是可追至1959年的老观念,实时管理的代表“丰田式管理”最早自1936年就开始发展,已有80年历史,实时管理却被列为是工业4.0的“未来”发展特色。

懒学生总是喜欢照抄好学生的报告,但是好学生也有搞错的时候,因为抄到写错的报告,根源就有错误,自己又不懂,当然只能语焉不详。其实,班上的好学生很多,要抄报告也应该“货比三家”。

同样在2011年,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提出的想法,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硬生生比德国人少了一次。杰里米·里夫金可不是等闲人物,2000年起就担任欧盟顾问,经历多位欧盟主席,也是德国低碳经济转型的顾问,其许多主张更被李克强总理采纳进入《十三五计划》之中。

杰里米·里夫金 (Jeremy Rifkin)。

第几次工业革命是怎么算?杰里米·里夫金的想法远比德国更有系统性,他指出,一组工业革命,是由讯息传播的方式、能源来源,以及交通物流的方式,三大主要项目组成。

杰里米·里夫金的想法中,第一次工业革命,讯息传播方式是蒸汽机带动的印刷(新闻报纸)以及电报(比起德国,里夫金正确认定电报的年代),能源来自丰富的煤,而交通物流方式则是蒸汽火车头与国家铁路网。

这种想法,与已故的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英雄所见略同,彼得杜拉克认定工业革命真正的突破并非蒸汽机而是铁路,铁路连结陆地国家原本受到地理分散割裂地方小市场形成国家市场,得以产生够大地商业需求,实现规模生产,在政治上促成了民族国家,这改变并非基于铁路的技术突破,而是因为铁路造成市场生态的彻底改变。

第二次工业革命,讯息传播方式为电视、电话、无线电,能源主要来自廉价石油以及火力发电的集中式大型电力网络,交通物流方式则进入公路时代,主要为内燃机车辆与国家公路网。

杰里米·里夫金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是超级物联网结构时代,讯息传播方式将是数字化的通讯网络,这部分有许多已经实现,如传统有线电视面临网络与数字串流服务如Netflix等服务的威胁,传统有线电话在智能手机风潮下越来越成为装饰品;主要能源来源则将会是数字化的智能电网支持下的可再生能源网络;而交通物流方式将会是数字化的自动交通运输与物流网,例如无人车货运。

杰里米·里夫金更引用198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学家劳勃·梭罗的重要发现,那就是,多数人误以为机器是工业革命的主要动力,其他人则认为是劳工生产力的提升,但是,机器上的资本投入与劳工生产力相加,只贡献工业时代经济成长的12.5%。最主要的贡献,都来自于原物料与能源转换成有价值产品与服务的效率提升,也就是“能源效率”的提升。

根据这样的理论,很容易预测当前基于里夫金定义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经济为何会陷入发展停滞,因为石化燃料的能源利用方式效率已经提升到尽头,例如火力发电方面,燃煤进入所谓超超临界,热效率已经几近到达理论极限,在内燃机方面,各大车厂也已经几乎将内燃机效率推到理论极限,要再提升能源效率已经几无空间。

若要进一步提升经济体的总体效率,必须改弦易辙,杰里米·里夫金提出的解方是“零边际成本经济”,当我们不论争论的正反方都还认定可再生能源等于“贵”,杰里米·里夫金却早就看出如今可再生能源成本不断破盘创新低的趋势,并指出可再生能源与传统石化燃料能源最大的不同,就是一旦建置完成,不需燃料成本,也就是边际成本几乎是零。

当这样零边际成本的能源来源辅以建置智能电网弹性管理供需之后,电力的边际成本将会逼近零。以电力驱动的自动化生产工厂,以及以电力驱动的电动无人车,由于没有员工、驾驶的人事成本,唯一的边际成本是电力成本,但电力的边际成本又逼近零,于是制造业、交通物流也将逐渐逼近零边际成本。

杰里米·里夫金1995年时就大胆预言自动化会造成《工作末日》,如今光是美国,自动化就消灭了200万个工作机会,让世人对这种奔向零边际成本经济的转变十分“有感”;在传媒领域,过去有边际成本(印刷与通路成本)的实体纸媒,在零边际成本的数字媒体浪潮下溃不成军,或是只能倒戈加入,这股全球性的巨变,也让所有媒体人都已经提前感受到零边际成本经济的威力。

杰里米·里夫金研究领域极为广泛,难免总有犯错的时候,但综观杰里米·里夫金的主张大方向,可轻易解读并预测时代趋势,相较之下,德国工业 4.0 的愿景一厢情愿诉诸打造一个全由机器智能意识自动解决一切的产业世界,许多主张甚至把产业界早就行之有年的技术旧瓶装新酒包装成未来希望,显示出一个崇尚出口导向、技术导向的国家,面临全球经济转型困境时不知所措。

学生时代我们都知道,同学中真正厉害的抄袭专家,撷取各家精华,往往写出的报告竟然比抄袭来源还要更好,就算懒得当这种超级抄家,货比三家之后选择最好的一篇报告抄,也绰绰有余了。只有最懒惰的学生,才会随便借来一篇,连看都没看懂就全盘乱抄一通。

人均GDP排名世界第一,各种生活、先进指数名列前茅的卢森堡,干脆请优秀同学来当家教,直接聘请杰里米·里夫金主导,动员超过300位研究人员,花了一整年,针对卢森堡的未来发展方向,写出长达475页的《卢森堡第三次工业革命策略研究》报告。

一般人或许看不懂报告内容的产业意义,但是,最起码光是动员的人数、研究的时间、报告的份量、内容数据的详实程度与呈现方式的生动。

卢森堡是真正的小国,人口不过57.6万人,但是人均GDP达到11万美元(2016年中国人均GDP达到了53817元),据世界第一位。已经是最优秀的国家,对未来的趋势研究与国策,还远比我们认真。网络上流传一句“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更努力”,我们应该好好学习优秀国家卢森堡的精神才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