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他修建了惠农渠,却被雍正错杀,乾隆皇帝念其功追封为四渠总龙王

未知 2019-06-08 14:04

通智,满族人,曾任清雍正朝大理寺卿、工部侍郎和兵部侍郎等职。雍正四年至十年(1726~1732年),清廷派他到宁夏主持水利事务。他恪尽职守,政绩赫赫,特别是对宁夏平原北部地区的开发建设更是功不可没。

清朝初年,宁夏北部还是一片尚未开发的荒滩地,即今平罗、惠农境内黄河西岸的大片滩地。这里虽然有大片毛地,但因唐徕、汉延的渠水流不到那里,遂成为地旷人稀的荒滩地。雍正初年,川陕总督年羹尧奉命到宁夏视察河渠后,将情况上报给清廷,朝廷相继派户部侍郎单畴书、兵部侍郎通智等来宁夏主持开渠,并号召宁夏籍文武官员为推动宁夏垦荒出力出钱。但不长时间,单畴书就得病去世了,朝庭命通智主持开渠,兴修水利。

雍正四年(1726年)七月,通智组织宁夏民众开凿惠农渠,历时4年,到雍正七年(1729年)五月修成,共花费银子16万两。惠农渠进水口设在青铜峡市叶盛堡俞家嘴花家湾开口引水。渠口处是卵石层,渠岸坚实,不易坍塌。渠道由此向东北行,至平罗县西河堡,导入西河汊,最后归流黄河。惠农渠全长200里,渠口宽13丈,渠尾宽45丈,渠深1丈左右。

为了节制渠水流量,通智主持修建石质进水正闸1座,退水闸3座。又建涵洞数座,或便于上下渠道交流,或为了排泄它渠余水。沿渠建桥22座,西河上建桥16座,以方便行人往来。开支渠百余道,均建有陡口飞槽。此外,通智还在惠农渠之东的黄河岸边筑长堤320余里,以阻挡黄河水泛滥时对惠农渠的冲击。在叶盛正闸上建桥房数楹,可供守闸人居住,其余各闸旁也建有水手房。沿渠两岸种植杨柳树10万余株,以固堤岸,美化风景。

通智修浚唐徕渠时,于正闸梭墩尾及西门桥柱上刻划分数标测水位,兼察淤澄,并于正闸以下的西门桥、大渡口等处渠底布设底石12块,上刻“准底”两字,作为疏浚标准,汉延、惠农、大清等干渠也先后埋设了准底石,每年春浚,以见底石为准。

惠农渠开通后,通智又封堵黄河支流“六羊河”,扩河为渠,长 136 里,以佐惠农渠之不及,灌溉黄河滩地10万余亩,渠成雍正钦定渠名为“昌润渠”。昌润渠是由惠农渠进水,流至平罗县省嵬城(今惠农区庙台乡庙台村)归入黄河。所以昌润渠实际上是惠农渠的支渠。

惠农、昌润两条干渠的修成,使银北地区大片生荒得以垦殖。清政府又拨库银15万两,招徕宁夏县、宁朔县、灵州、中卫和原州等地居民万余家到查汉托护安家落户。数万移民在新灌区“辟田园,葺庐舍,犁云遍野,麦浪盈畴”,使原先地旷人稀、相对落后的宁夏平原北部地区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通智又上报朝廷新设新渠、宝丰二县,加强对这一地区的管理。这时宁夏平原的灌区已从宁夏城附近向北延伸数百里,一直达到从前西夏王朝的北方堡寨省嵬城附近,使银北地区成为“川辉原润千村聚,野绿禾青一望同”“灌沃原田三百里,边氓乐业如归市”。如果将通智称为大规模开发宁夏北部地区的先驱者,并不为过。

惠农、昌润二渠开通后,通智又对唐徕、汉延、大清三渠进行彻底整修,并建立了一套测量水文的办法。在修浚唐徕渠时,运土令改用芨芨草或柳条编织的背斗。就是到解放后人民政府组织大规模的开沟挖渠,还一直沿用此法。“工省而取土多,盖公之遗制也”。

正因为通智有开疆辟土之功,惠农渠修成之后,当地老百姓感念皇恩浩荡的同时,也非常感激督修工程的大功臣通智。经地方乡绅商议,将惠农渠流域各堡均以“通”字命名,如通贵、通润、通义、通惠、通丰、通朔、通宁等。有些地名、桥名今天仍在使用。

不想有奸佞之吏以此上奏朝廷,进谗言说通智贪天功为己有,图谋不轨。雍正最不能容忍臣下贪功冒大,遂降旨杀通智于叶盛堡正闸桥。据说通智头断身不倒,竟数日如此,当地百姓焚香祷告,尸身才倒地。

通智的冤案直到乾隆年间才得以昭雪。乾隆皇帝念其功,追封为四渠(唐徕、汉延、大清、惠农)“总龙王”,并于正闸桥旁建庙塑像,岁享祭祀。每年四渠春工完竣之时,官吏民众首先祭奠四渠总龙王,然后方可开闸放水。文官到此必下轿,武官到此必下马,进庙祭拜总龙王,寺庙香火旺盛。“文革”期间,庙宇竟毁于一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