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郭台铭说员工自杀9成是自身原因 富士康管理就没问题?

未知 2019-11-19 15:05

  中国制造业面临着转型与升级的困扰,不管是以机器人代替人工或其他模式转型升级,都是不能完全离开人的因素的。企业管理问题并没有随着转型与升级而淡化,相反在普遍倡导人权的现代,管理反而成为一个大问题,值得企业更加重视。

  7月1日消息,台湾媒体援引英国天空新闻台报道称,富士康创办人兼总裁郭台铭与投资人会谈时表示,厂内员工自杀案件有九成是因为个人感情问题和家庭纠纷,不是因为劳动条件不佳。

  郭台铭表示,自杀,不能解决难题;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请打1995(要救救我)。

  富士康厂区自杀现象频繁发生,2010年发生的员工连环跳楼案更是震惊世界。

  对于厂区频发自杀,富士康曾对外表示,将内部作出改革,推出减少员工加班时间,增加工资、安装防护网,以及员工心理辅导等一系列措施。

  郭台铭也曾表示,富士康已进行大量投资,改善中国工厂的劳动条件,并称外界对于富士康血汗工厂的指责是不公平的。

  不去评论郭台铭的说法。在2012年的一份调研报告似乎揭示了富士康管理的问题。

  以下为调研报告部分节选:

  富士康,你改过自新了吗?

  2012年度两岸三地高校富士康调研报告

  转眼间,距离2010年富士康连环跳事件已经过去近两年了。在此期间,社会公众从未停止对富士康管理模式的讨论和对100余万富士康员工处境的关注。面对社会舆论的压力,富士康也采取了包括加薪、内迁、成立员工关爱中心等一系列措施,以图改善企业形象。2012年2月,美国公平劳动协会(FLA)对富士康进行调查的消息,使其再次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我们不禁要问:将近两年时间过去了,富士康有效地改善了管理模式吗?滥用学生工等问题是否得到了有效解决?加薪后,富士康工人的处境得到改善了吗?为了掌握富士康的最新动态,自富士康连环跳以来,两岸三地高校富士康调研组先后开展了多次大规模调研和重点调研。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台湾大学等20所高校100多名师生奔赴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多间厂区进行实地走访:2010年6月、7月,调研组对富士康的14个厂区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2010年11月和12月,调研组重访太原与深圳富士康厂区,并对佛山厂区进行了调研;2011年3月,调研组还跟随富士康西迁的步伐,调查了重庆与成都富士康新厂区;2011年7月,调研组在深圳观澜与龙华富士康对学生工问题进行了专项调查;2011年8月,来自台湾三所高校的调研组成员就深圳富士康工人的生活社区与社会网络情况进行了调查;2011年11月,2012年1月,调研组成员再次前往深圳与成都富士康,了解两地使用学生工的情况。

  在历时一年半的调查研究过程中,调研组深入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19个厂区,分布于华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南的14个城市:深圳、南京、昆山、杭州、天津、廊坊、太原、上海、武汉、重庆、成都、佛山、郑州、常德。通过问卷调查与深入访谈的方法,我们共获得有效问卷2409份,访谈案例500多个。调研组将调查地点选择在厂外的生活社区或者工人家中,这些场所没有来自富士康官方的监督和压力,工人得以比较自由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在此期间,先后有20名调研组成员进入富士康打工,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亲身体验富士康的生产管理模式。我们还与部分工人建立了友好的关系,与他们及时沟通在富士康生产生活的情况,记录下了他们的真实心声与生动故事。正是这种深入普通工人的长期跟踪调查,使我们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到富士康许多不为人知的真实情况,并得以探知这家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代工帝国成功的奥秘所在。在上述一系列调查的基础上,两岸三地富士康调研组分别于2010年10月和2011年5月先后发布《两岸三地高校富士康调研总报告》和《西进富士康内迁调研报告》,指出富士康存在滥用学生工、招工陷阱、管理粗暴、工伤怪相等一系列问题。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之下,富士康对外宣布了一系列改进措施。

  然而调研组持续的跟进调查却发现,尽管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但富士康管理制度本身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而且还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突出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一些地方政府在针对富士康的招商引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滥用公共资源、以行政命令手段为富士康解决劳动力供应问题的现象,助推职业学校沦为职业中介。这不仅造成了严重的违规使用学生工问题,还助长了社会不公。

  二、以实习之名,滥用与剥削学生工,剥夺了学生的受教育机会,要求实习生与未成年工人进行高强度、超时限的劳动,损害了学生工的合法权益。

  三、生产体制与管理方式严苛,将工人等同于机器,损害了工人的健康和尊严,导致工人跳楼自杀的悲剧仍在不断上演。

  四、富士康部分生产车间存在安全隐患。更严重的是,由于富士康严格的三级连坐制度,工伤事故往往被基层管理部门层层瞒报,通过私自解决的手段解决,导致受伤的工人虽然购买了社会保险,其医疗费用和赔偿却依然得不到保障。

  五、富士康虽然对媒体不断宣布大幅加薪,但并未真正全面兑现,且在加薪的同时采取削减工人福利、克扣加班工资、提高劳动强度、厂区内部调动等措施削减成本,工人所得并未明显增长,涨薪承诺亦至今尚未完全兑现。

  我们认为,富士康存在的问题不仅与其用工方式、管理制度有关,还与跨国品牌公司的采购策略直接相关。在电子行业全球生产链中,苹果等品牌公司过度压低产品采购单价、缩短产品生产时间,导致其供应链中出现使用学生工、低工资、长工时等不合理的生产条件,严重损害了第三世界国家工人的利益。

  代工帝国的管理文化和工人的困境

  富士康最大的工业园区深圳龙华园区,在这个2.3平房公里的土地上顶峰时期聚集了超过30万工人,这片拥挤的土地上有工厂、宿舍、银行、医院、邮局、消防队及消防车、电视网路、教育学院、书店、足球场、篮球场、田径场、游泳池、超市和数家餐厅。但是,就是在这个被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LA)首席执行官凡希尔登所称设施一流的的厂区里,在令世人震惊的2010年。连跳.风波平息之后,还不时有员工自杀的消息传出。然而公众的同情和拷问总是要以工人的生命为代价才能得以表达,而这些年轻生命的逝去,却还要被心理专家们称为自杀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遭受冰冷的漠视,尽管这一粗鄙的论断由于忽略了年龄因素而备受批评。在富士康帝国这个严密、封闭、高压的社区内,我们需要探究自杀背后的结构性根源,而非将其简单归结为个体心理。每一个自杀都是他杀,而只有深入到富士康的生产管理体制内部,我们才能探查问题的真正原因所在。

  历时近两年的调查发现,富士康并未向其所宣称的那样从根本上改善工人处境,在流水线上,工时仍然过长,产量仍然过高,工作仍然枯燥,工人仍然处在非人性的管理下,忍受着枯燥、无聊与无奈;正是在这种令人绝望的处境中,自杀的悲剧仍然持续上演。

  生产强度与工作压力

  在富士康,产能至上是生产管理的核心特征之一。为了对生产体系进行集中化控制,富士康设置了11个事业群。各个事业群独立运作,下面又分为5个级别的架构:事业群-事业处-事业单位(BusinessUnit)-部/课-生产线。具体的生产任务均被分配到生产线上,生产线上的工人则被要求以最佳速度来提升产量和缩短交货时间。这一系列的要求均通过严格的管理方式和评价基准来实现。

  工业工程部门(IE)在富士康具有特别的重要性,其主要任务是以秒来精确计算工人完成每道工序的最短时间,并以此安排工人的生产量,以期达到产能的最大化;而工人在这个过程中则被定义为以秒为单位完成某个动作的机器,而非具有主体性的人。在这种追求产量最大化的制度安排下,导致工人承受了极高的工作强度和生产压力。

  在富士康,工人们被要求以固定的的姿态保持在座位上或者保持站立,每一班持续工作10至12小时,其强度之大、时间之长不可避免地造成工人身体及心理的伤害。龙华厂区的一名工人说:我们整条在线都没有凳子,一开始站真的很不习惯,腿很酸很疼。武汉厂区一名受访工人对访谈人员说:我们在线干的是打蜡钉的活,女生都干不来。蜡钉枪有好几斤重,一天干下来肩也痛、胳膊也痛,手都抖个不停。就昨天一个人肩疼得都动不了了。

  如果工人可以完成一定的产量排配,那么第二天产量就会增加,当工人适应后,又再一次增加,直到达到工人能够承受的极限。昆山厂区的一组男工说到,我们一分钟都不能停,我们做得比机器还快。而另一名女工则说:我们每天的工作量都是很大的,带了手套,会影响我的工作效率的。有时候忙起来,我甚至连上厕所、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虽然富士康规定工人每工作两小时就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但是一些生产部门规定没有完成生产排配就不允许休息。有过进厂工作体验的调研员小许说道:在富士康的厂房内,机械的重复劳动会使工人失去时间概念,只有从封闭车间的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才能够让他意识到日夜的循环。时间被精确切割,连上厕所都需线长批准,以保证生产的连续;而请假对于许多工人来说更是奢望,许多工人都有忍受病痛依然坚持上班的经历。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富士康把工人的全部操作直至最细小的动作,都加以概念化、标准化设计、测量,使之适合流水线标准作业。因此,所有的员工都被作为一个标准化的零件整合到生产体系中。工人们不需要思考,甚至也不需要情感和语言,只需严格地执行管理部门的指示,像机器人一样简单地重复几个操作,比如传零件,打螺丝,拆包装袋等,很多富士康员工甚至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产品的哪一部分。在龙华富士康园区的一名工人说:每天四五千次的重复动作,只要这个动作就行了。每天很无聊。但是没办法。龙华园区的女工阿美说:在这儿一点点自由都没有,主要是没有思想自由,上面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我觉得自己待在这儿都变傻了。每天十个小时枯燥单调的工作,掏空了工人工作和生活的意义,将他们异化成产在线的标准化零件,人变成了人手。但是,工人毕竟不是冷冰冰的机器,他们有作为人的情感和思考需要。一些工人走上自杀这一绝路,又何尝不是用生命来反抗这种规训体制?更多的工人则选择了离开。当问及工人们为什么要辞职,昆山厂区的小刚回答说:感觉每天都重复一样的事情,睁开眼做的事情一模一样,感觉太无聊了,就是想走。

  屌人文化:出卖劳动还丧失尊严

  屌人文化是指在富士康的生产管理体制下,管理者经常用粗暴的辱骂对员工进行管理,被屌是珠三角的工人中流行的一个词汇,意指被骂,比如他妈的、垃圾等,被骂的人也称挨屌。富士康产能至上的理念直接孕育出粗暴的屌人文化,2010年连跳事件发生后富士康宣称将强化对管理人员的培训,并设立员工关爱中心使员工能够在受到不公待遇进行投诉。

  然而调查表明富士康并未能够有效地改善其管理制度,提升管理的人性化水准。一些富士康的基层管理人员告诉我们,遇到产量不达标或者质量不达标,线长要向所有人,包括组长,课长做检讨。当遇到客户质量投诉,整个管理层,包括线长,组长,课长,品保等都要向经理做集体检讨。尽管富士康高层要求基层管理人员改善管理风格,但是由于生产指标并没有减少,线长一级的人员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为了完成生产的产量,一些线长仍然采用严苛的方式对待工人,而很少顾及工人的感受或压力。一名昆山厂区的线长说:要想自己不被屌,就要竭尽所能地屌别人。显而易见,工人处在整个金字塔模式的最底端,未能受到尊重和人性化对待。相对于声称的人性化管理,工人把富士康的管理方式称为人训话管理。

  在富士康,最常见的管理手段是让工人写检讨。工人深知他们所加工的是昂贵的名牌电子产品,不容出错。一名在杭州厂区的受访工人因为给生产的手机漏锁了一颗螺丝,被罚抄总裁语录300遍,如环境严苛是好事这样的句子。除此之外,被责骂、侮辱也是工人经常遭遇的难堪体验。一些工人告诉了我们线长的经典语录:要干给我干好,不干就给我滚蛋!、不想做走人、你他妈干什么吃的、你是做什么的?!这样的事你都做不了你还能做什么!、你真没用,你个败类,白痴,垃圾!

  在调查中,一名富士康员工这样说:你知道富士康管理中最常用的一句话是什么吗?就是他妈的!女工阿婷在问卷上写下:我对富士康的评价可以用4个字概括:没有人性!另一名女工琴琴甚至这样说:富士康还是奴隶社会,上头想怎样骂你都可以,我们底下的只能咬牙忍着。一名廊坊富士康的员工在网上写道: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富士康会有人自杀,总以为他们是自己有问题了。进了富士康,我才明白。现在我自己也想自杀了!这里的主管根本不会把你当人看,他们只关心自己的效绩奖金,不把员工当人看。调研资料显示,38.1%的工人表示曾有过被管理人员或保安限制自由的经历;54.6%的工人在不同程度上对工厂制度和管理感到愤怒;16.4%的工人表示曾有过被管理人员和保安体罚的经历。管理严格、非人性化是工人描述对富士康的印象时最常使用的词汇。

  虽然富士康和FLA声称厂区内建立了诸如游泳池、图书馆之类的康乐设施,以及员工关爱中心这类的服务机构,并宣布超过八成的工人加入了工会。然而现实却是,工人们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享受这些文化设施,而关爱中心接到投诉会将问题重新返回到相应的生产线,反映问题的工人就要冒被管理人员。穿小鞋。的风险。至于工会,更是形同虚设,尽管富士康宣布超过八成的工人加入工会,但调查发现84.4%的工人表示自己没有加入工人,36.2%的工人表示他们不知道富士康是否有工会,这使得富士康的谎言虚饰不攻自破。调研组认为,成立工人自己的工会是改善工人处境、建立公平劳资关系的根本的、可持续的措施。通过加大工人对工会的民主管理,工人能有效地与富士康就工资工时、生产管理等问题进行集体协商,从而建立比较平等的沟通机制,有效解决工人所面对的问题与困境。

  富士康的生产管理模式使得工人饱受双重压迫:除了肉体上由于高强度重复劳动带来的劳损,还要在精神上承受被人辱骂却只能默默忍受的痛苦和无奈。在富士康,打工不仅意味着要出卖劳动,还意味着出卖尊严。在这种生产模式下,一群群年轻鲜活的生命被严重异化,导致了工人的集体性心理创伤。跳楼的工人选择用自己的生命对富士康管理方式进行最后的控诉;而活着的工人仍在忍受身体与精神上的劳役。

  出卖劳动,还要出卖血肉?富士康的工伤处理机制

  2010年和2011年,调查组走访了富士康附近的医院,遇到了一些富士康的工伤工人,并深入访谈了10余名工业意外受害者和职业病隐患受害者,结果让人震惊。在职业安全方面,电镀、冲压、抛光等车间工作环境十分不理想,职业安全隐患诸多,工伤频发,涉嫌瞒报、谎报、处理不规范等问题十分严重。通过深入调查,我们惊讶地发现,由于富士康严格的三级连坐制度,工伤事故往往被基层管理部门层层瞒报,通过私自解决的手段解决。因此,受伤的工人虽然购买了社会保险,其医疗费用和赔偿却依然得不到保障。用这种私了的手段处理工伤的现象在各个厂区都有出现。因此,富士康工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工人出卖血汗的同时还要出卖自己的血肉。

  工作间的职业危害区

  工人反映,富士康全国各个厂区的部份车间工作环境恶劣,劳动保护缺失,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在300个访谈个案中,多个工人描述了他们的工作环境,昆山厂区的电镀工人阿雄说:。经常碰到化学物质,有酸、碱、溴水啊,镀铅中的铅水啊,氢化物、氨气等等。酸气、碱气啊,会对肺部有伤害,接触到镍的话对人的皮肤也有影响,如果皮肤上原来有疹子的话,那皮肤会更痒。对我影响还好,但有些员工不适应,我们就给他换岗位。如果镍侵入血液的话,最严重有致癌的危险。还有铅和重金属对人的神经也有影响。体检是要做血检的,但昆山这边只能做尿检,体检是要公司开证明的。

  小曾在深圳观澜园区SHZBG事业群从事模具制造的工作,他透露了他们车间的情况:SHZBG算是富士康工厂中最苦最累的事业群,因为工作环境又高温又多粉尘,我们主要是做模具的,要求挺高,工作也有难度。我们上班的时候,车间里温度有40多度,还没有空调。更惨的是,车间里有很多粉尘。虽然我们有高温补贴,但是没有安全防护衣派下来。富士康也给我们发口罩,换不换随我们。所以,小曾的部门的员工离职率很高,原因是环境差、做工时要站立,而且加班多,有时甚至不能休息。小曾还说:。我们这个岗位不仅工作很辛苦,而且工资还和其他人是一样的。同事辞职的时候,富士康也没有给他们做离岗职业病检查。大家都说,我们做抛光的是一个隐形部门(笑),富士康的客户来检查,工厂是不会让他们看我们这个车间的。

  昆山厂区调查的时候,一名冲压车间的工人描述的情形也与深圳的十分相似:(冲压的)机台工作时温度很高。车间有空调,但是给机台开的,不是给人开的,机台外面的温度还是很高,达到三十六七度车间的噪音也非常大,几百台机台一起运作时,要戴耳塞,要说话就得吼我们也没有高温补贴和噪音补贴。

  另外,在太原厂区一名男工小坤,今年刚满18岁,他对我们说:上班的地方味道太大,让人窒息。清洗手机外壳的那种油容易挥发,车间到处是那种味道,连空调制冷后流出的循环水都是乳白色的。也有车间空调机的循环水是灰褐色的,而管理部门办公室的循环水却是清澈的。

  在武汉厂区,多名工人也反映了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职业危害,其中一名刚从富士康A区离职的工人说,他们在身体检查的时候,A区有3个人检出白血病,正由厂里负责治疗。他从富士康辞职也是因为担心因苯中毒引起的职业病。而在F区工作的工人则反映他们厂区的环境有强酸强碱,可能会对皮肤造成腐蚀性损伤。一名在武汉厂区工作了两年的本地女工这样说:就因为上班,白夜班倒得内分泌失调,例假经常不太正常,这和有毒也有关系,有油漆。培训的时候说戴口罩没毒,但(实际上)一两个月就有可能苯超标,得了白血病你就完了。干了两三年、四五年的有得白血病的,厂里也没什么补偿,也不开走,就把你换到别的岗位去,说远离那个环境就会好了

  2011年,调研组在成都富士康也发现了严重的生产安全隐患。成都富士康的南厂区位于郫县高新科技区,是四川省市政府一号工程的主要项目。这里是一片尚未完工的工地,入眼处满是施工的机械,噪声震耳,尘土飞扬,施工产生的灰尘使天空看起来都是灰蒙蒙的。厂区内也到处堆放着沙石和泥土,道路也凹凸不平。工厂入口处简陃地垫着几块木板,在高低不平的小沙丘上开出一条小路,数以万计的工人每天穿越这个临时行人通道进入工厂。前天下小雨,我摔了一跤。女工小妮抱怨到。厂房有的还没有完全竣工,一些楼层还正在施工,到处堆放着诸如钢筋、水泥之类的建筑材料;而另外一些楼层已经投入生产了。在这种生产环境下,工人的安全很难得到有效的保障。

  尘土飞扬,铝屑飞扬。天晴一片灰蒙蒙,下雨泥泞遍地。这是成都富士康工人小丽对生产环境的描述。由于iPad的外壳是铝制的,在打磨加工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铝屑灰尘。在车间内,铝屑常常是漫天飞舞,随手便可以捡拾到一手银灰色的铝屑。厂房虽然也发放了口罩等劳保用品,但工人表示口罩并不能很好地起到阻隔灰尘的作用。此外,戴着口罩会很闷,让工人觉得很不舒适。打磨车间的工人小冠说:。戴着口罩很不舒服,就算带了,也经常吸入铝粉尘。

  还有工人说:我们也不能经常戴口罩,带着很闷热,很不舒服。经常暴露于高浓度铝屑的环境中,工人的健康与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我们在2011年5月发布了《西进富士康内迁调研报告》,指出了成都富士康车间存在大量粉尘的问题,仅仅几天之后,成都富士康打磨车间便因粉尘堆积发生了爆炸,造成2名工人死亡,16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的惨剧。

  工伤通报问题

  调研组发现富士康在工伤通报问题上存在严重问题。由于工伤事故关联到基层管理人员到中层管理人员的切身利益(包括奖金、分红、晋升等),所以管理层常常瞒报工伤事实,选择私下解决,从而导致受害工人无法获得工伤相应的赔偿和待遇。

  有多名受访工人表示曾经听说和看见自己所在部门有工友受工伤的事故,在某些部门如冲压或者模具部门工作的受访者,一般可以讲述2至3宗所目睹身边工友受伤的经历。例如在昆山厂区的模具车间工作的小梁,进厂一年,所在车间就发生了两三起比较严重的工伤事故,比如说手掌被压断,手指被切断,整条手臂被卷入机器里。在深圳一家医院住院的一名工伤工人反映:我出了事情以后,这样的(工伤)情况又连续出现了三次。不是我这个机器,是其它机器,但我们是同一个部门的。⑥该名工人的手掌被压伤,已住院三个多月,正在进行植皮手术。

  事实上,富士康为大多数员工(学生工除外)购买了包括工伤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险,倘若发生工伤事故,雇主理应为受工伤者申报工伤,伤者从而获得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医疗费和工伤赔偿等。然而,多名受访工人反映实际情况并非这样──在富士康,对于工伤事故,常常是瞒报谎报的。

  以下是昆山老厂区外的一段工人与调查组成员的对话:

  调查组成员:看你的手指好像受伤了,是工伤吗?请问是怎样受伤的呢?

  小刘:这个是工作时被机器压的。当时裂了两个口子,流了好多血!我到医务室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都晕倒了。那天我们生产车间要换线,本来应该由专业人员来换的,但是线长私自让我这个作业员来换,我嘛毕竟不熟悉,所以受伤了,缝了十针呢!

  调查组成员:你这个算工伤吧?你的医疗手术费有没有拿到啊?

  小刘:现在还没拿到,都是我自己垫的钱。

  调查组成员:怎么会这样呢?

  小刘:因为我这个受伤是线长私自让我换线造成的嘛,他怕报上去对他以后的年终奖什么的不利,就压了下来。线长跟我说他现在先不给我报上去,等以后他会想办法帮我弄(医药费)

  类似小刘的工伤处理方式并非个别事例,受访工人反映这是富士康管理人员处理工伤事故的惯常手法。在深圳观澜厂区,一个生产线管理人员反映,他的一名同事被机器切掉两只手指,但公司居然推诿说这是由于工人的疏忽导致,不认定为工伤,没有作为工伤来赔偿。这种将工伤归咎于工人的行为,不仅违反了《工伤管理条例》无过失补偿的原则,更是推卸责任的不道德行为。

  在龙华人民医院的外科部,我们遇到了富士康工人小谢,他在制造戴尔(Dell)和三星(SAMSUNG)的模具时弄伤了手,住院以来医疗费一直是自己垫付的。对于自己能否拿到工伤认定和赔偿,他心里没底:。我们以前一个同事小手指骨折了,医疗费到现在还没有给他,工伤认定还没有批下来还有一个同事,头被打伤了,也没有报工伤,他自己出的钱上次一个同事手烫到了,皮全部烫掉了,休息了一个月,也都是没报工伤。当时厂里面还没给他垫医疗费,全部自己出,花了七八百块。。同样的在太原富士康厂区,涉嫌瞒报工伤的情况同样严重。

  一名工人说,出现小的工伤的情况经常是瞒住不处理,甚至让受工伤者继续工作。他的同事刚刚来工厂,就被镁锌(一种金属工具)烫伤了脖子,还不能休息,接着就干活。

  工伤变病假?

  一个部门发生工伤,同部门的线长、组长、课长的奖金和晋升都会受影响。所以如果遇到轻伤的工人,往往只当病假处理,并会把工人私下送到门诊治疗。由于雇主没有申报工伤,。幸运.的工人由管理人员私下为其解决医疗费,倒霉的工人则要自己垫付医疗费,甚至有一些工人由于无力支付医疗费导致伤势恶化。这种情况揭示出富士康的工伤管理制度中存在着大量的黑洞。

  在龙华厂区附近的医院,我们遇到了受伤工友阿星,他已经在富士康工作三年。他揭露了富士康在处理工伤事故时层层隐瞒、暗箱操作、官官相护的情况。

  调研组成员:听说你们厂受工伤还要记过?

  阿星:我没有被记过,只是被警告。我这个案子做大的话就是连带三级处分──从线长到组长到课长。线长就是直接。干掉.,组长和课长就是影响奖金。

  调研组成员:什么叫做大呢?

  阿星:就是把这件事闹大嘛。上面要是知道的话就会报到事业群,事业群就会报到集团。

  调研组成员:那他们记过和警告的话,是以什么样的理由呢?

  阿星:他们就说你违规操作。

  调研组成员:为什么要瞒报工伤?

  阿星:为什么瞒?还不是为了奖金呗!像一年到头,这些课长也可以捞个三、四万块奖金。如果发生工伤,他们就要被扣一半,那可是一、两万块的奖金。

  调研组成员:受伤的工人不住医院吗?

  阿星:我每天也来打针,只是说不在这住院,这样就不用报工伤了。像你手指断一截,或者手指头的肉被削掉一块,是不会报工伤的他让你到医院给接上,然后也就回去了。除非是很严重的那种,他们才报工伤。报工伤影响他们的绩效奖。如果你这个部门一年报上六七起工伤,那你这个部门的主管就不要再待了,明年肯定走人,拜拜了。

  如此忽视工人合法权益,不顾工人伤员的行为,在这个号称守法模范的企业中普遍存在,真叫人难以置信。更为讽刺的是这种行为出现的原因,正是富士康引以为傲的所谓科学管理模式,如果不是。三级连坐。的管理体制,便不会有如此广泛存在的工伤瞒报谎报的现象,而一旦瞒报,造成工伤的原因就不会追究,又埋下了更多工伤的隐患。

  工伤医疗费

  不仅是隐瞒工伤的情况严重,即使是已经上报的工伤个案也迟迟得不到回应。《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12条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在24小时内通知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及其参保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并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书面工伤认定申请。工人反映:富士康上报工伤的程序非常繁琐,先要自己写工伤报告,经过部门主管审批,然后送到部门的人力资源部,再送到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过程繁琐,耗时过长。在工伤认定的过程中,许多工人的医疗费也是自己垫付。这导致许多工人没有办法安心住院,部份工人只好提早出院,从而导致伤情恶化。富士康对于工伤工人在医疗期的医疗费、伙食补助和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也存在克扣或者不依法给予的现象。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29条,职工住院治疗工伤的,由所在单位按照本单位因公出差伙食补助标准的70%发给住院伙食补助费。深圳因公出差伙食补助的70%为56元,但富士康在工人住院期间所支付的伙食补助只有每天40元,一些工伤者甚至要自己垫付伙食费。

  而对于大量的工伤未上报的情况,工人的医疗费、因伤残所需享有的一次性伤残补助也不可能被合法支付。

  劳动保护

  工人受伤的部位多为手部,受伤的方式基本上是被机器或者物料弄伤。工伤频发的原因主要包括缺乏职业安全培训、职业安全工具投入过少、安全生产管理存在缺陷。许多工人反映在受工伤前只接受过简单的技术培训,很少接受过劳动安全培训。除此之外,一些新的机器没有经过安全评估或安全评估不足,导致工人缺乏对风险的认识。而在职业安全工具方面,许多受工伤的工人反映富士康所发的防护用品发挥不了保护的作用。例如,手套的主要材料为橡胶和棉,质地轻薄,保护性差。许多工人戴着职业安全工具仍然受伤。此外,部份工人反映某些部门根本没有保护用品。

  令人不解的是做好职业安全本为雇主的职责,而富士康没有在职业安全措施、职业安全培训等方面下功夫,却要责罚工人,甚至工人的身体受到危害也会被警告、被记过,甚至被开除。

  那么,工伤和职业安全的责任在谁身上?吸入了粉尘、感染了有毒有害气体,是因为工人没有佩带那又薄又小的口罩?被没有经过安全评估的机器压断了手,是因为工人违规操作?职业性失聪,是因为工人没带耳塞?无论责任在谁,最重的代价都由工人来承担──要么永久性地承受机械伤害带来的肢体残缺,要么承受有毒有害物质造成对五脏六腑的伤害。一个在冲压车间工作的富士康工人用他自己的语言精辟地表达了这一切:我们在冲压厂那个经理就经常(带领大家)喊了个口号──我要安全!我要安全!我是不太喜欢这些口号,我觉得它出问题总是把问题赖在员工头上,它从来不想去改善一下,你说我要安全,谁不想要安全?在这种特殊的车间里面,你能不能就从机器着手?⑦

  安全的工作环境

  有关职业安全与工伤这个主题,富士康这家全球代工业巨头在其。合法.的外表之下,实则隐藏着许多涉嫌法律所不允许的暗箱操作行为。一部份宽敞明亮,凉爽无尘的车间,掩盖了另一部份炎热,弥漫着粉尘、刺激性气体,噪音震耳的车间;简易、劣质的职业安全工具替代了应具有安全保障的生产环境和机器设备;而工伤事故层层隐瞒的,相互包庇的荒谬行为,不仅危害了工人的身体健康,更剥夺了工人获得应有的工伤待遇的权利。无论这种后果是由于高层管理者的疏忽,抑或是中层基层管理者的滥用职权所造成,这种代价都被转嫁到工人身上。在富士康工作的工人,不仅出卖了劳动力,而且丧失了安全工作的权利。

  结语:新时代的血汗工厂

  2012年2月,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LA)宣布对富士康开展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公布,该机构首席执行官凡希尔登就已经指出: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厂。相对于此,在一年多实地深入、细致调查的基础上,两岸三地富士康调研组严正指出:富士康正是21世纪中国大地上的血汗工厂!在这里,大量廉价、驯服的学生工被批量化地使用;在这里,尚未成年的学生们在高温、有害的环境中从事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在这里,工人们每天机器般地重复数千次同样的动作以至于变得麻木不堪;在这里,他们时刻担心被骂作傻子、白痴,战战兢兢地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在这里,他们在每天漫长、枯燥而疲惫的劳动之后仍然不能享有一种体面的生活。如果这样的工厂都不是血汗工厂,我们不禁要问:在人类文明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血汗工厂到底何为?我们并无意去指责那些缺少善意、粗鲁甚至有些暴力的富士康基层管理者,他们不过是资本剥削的全球链条中用以牟利的工具而已,他们是制度化的产物,承受着来自资本逐利性的冷酷压力。

  连环跳楼事件的幕后黑手是垄断资本的生产方式,是.中国制造。的工厂体制,这样的生产方式和工厂政体不改变,这样的血汗工厂模式不终结,悲剧还将不断上演。在这一链条的顶端,是以苹果为代表的国际品牌巨头,然而媒体和公众通常更倾向于将苹果们的成功归结为富有创意的工业设计和领先的研发实力,然而这并不是这个成功故事的全部奥秘所在。富士康乃至整个中国农民工的处境让我们了解到,苹果成功的另一端是以富士康为代表的极端非人化的管理模式和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工人毫无尊严的劳动、青春、血汗乃至生命。在苹果炫目的利润表中,中国工人这个最大庞大的群体仅仅分享了其中最小的一块1.8%,这是一个多么卑微的数字!

  这不是他们的宿命,这是全球资本生产链条的结果。压在工人身上的,不仅有富士康内部的总裁、经理、课长、组长和线长们,还有以苹果为代表的国际资本巨头和与资本联手的地方政府。资本链条衍生出权力的金字塔,而工人则处于这个金字塔的低端,他们的所得微不足道,却承受千斤之重的负担,不能表达、无从抗争。遍布富士康厂区的防跳网并不能阻止工人绝望的纵身一跃,连跳并没有结束,在13连跳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仍不时有富士康工人自杀的消息传出,悲剧仍在上演。

  我们深知,对事实的呈现和严肃的批判出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呼唤一种更具有人性和尊严的工厂发展模式。在这种发展模式中,学生可以回归校园,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专业知识,享受学习和成长的愉悦;工人可以拥有一份有合适的工作与合理的报酬,能够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共同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而消费者的狂热和享受也将不会建立在第三世界国家工人血汗的基础之上,这个世界也将因而变得更加美好,我们共同的文明也将因此建立在更加公正和可持续的基础之上,以至足以让我们所有的人充满自豪、而不是满怀羞愧。我们也呼吁整个社会和媒体不应将目光仅仅盯在苹果和富士康们漂亮的业绩表上,而更应该去走近那些作为财富创造者的工人们,倾听他们的痛苦与无奈。他们不应只被幻化为空洞的数字,不应仅仅作为。人手.而存在,不应成为资本牟利的工具和工业文明的无辜牺牲品,不应变成这个争鸣时代沉默的羔羊,他们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主人!

  至此,2012年。两岸三地。高校富士康调研报告已经近尾声,但这不是结束,我们还在路上,调查还将继续。而全社会对富士康工人的关注也并不会画上句号,对终结血汗工厂体制的呼唤只会越来越迫切,对更具人性与尊严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探索也将更有力量!

(调研报告全文网址:http://www.gdmm.com/Job/JobNewsShow-4136.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