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受害者、女奴到女战士:科幻电影里的女性都在做什么?

未知 2019-03-17 15:52

二刷电影《流浪地球》,即使知道在影片的结尾地球有惊无险,小姑娘韩朵朵依旧让我揪心。在影片开始,主人公刘启带着韩朵朵去地头蛇那里借衣服,两人本来可以全身而退,却因为朵朵的一句话差点被打;到了紧要关头,朵朵发语音向其他救援队伍求助,看得人更是着急:妹妹,你倒是先说你们有什么解决方案,人家才好来支援呀!

反观片中的男性角色,吴京饰演的刘培强中校和儿子刘启,都是决定地球命运的关键人物;救援队长王磊、科学家李一一,甚至插科打诨的混血儿麦克,都在执行任务当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样是救援队员的女性角色周倩,相比于为了救人而牺牲的王磊、刚子以及解决程序硬件问题死去的老何,在片中的主要任务,基本上除了劝架,就是保护另外一个女性 —— 韩朵朵,以及和朵朵一起去找支援。

当然,保护平民、找支援的任务也很重要,但是整部影片观看下来,你就会发现有点违和:拯救地球的重要任务,在关键时刻贡献智慧和力量的都是男性。周倩与韩朵朵的角色只不过是男性的点缀,尤其是朵朵的存在,是为男人们的拼搏提供了一个条件:她是弱者,是需要男人们保护的人。这个套路过于常见了 —— 男性英雄的小说、电影、漫画里,总得有个女人,唯一作用是为英雄提供行为动机,保护也好,复仇也罢。

一脸呆滞的韩朵朵

“女受害人” 这一典型的套路也被叫做 damsel in distress,形象上就是需要被拯救被保护的纯真美丽少女,因为难以独立生存而依附于一个(类)父亲的男性角色。比如韩朵朵,她幼稚、无力而单纯,自出生起就被抛入这个末日般的世界,被爷爷韩子昂从水中救起,抚养长大,到地表闯荡要仰赖哥哥刘启照顾。地球有难,男人们在 “铁肩扛道义” 出生入死,她只需要在紧要关头展现出她的无力和脆弱,在地球中心呼唤爱就可以打动全球。

除了 ”受害人“,科幻电影中还有一种典型的女性印象:被(男性)主角创造并控制的非人类/超人类,暂且叫 “女奴” 吧。

在早期的欧美科幻电影中,”女奴“ 曾被丑化为一种 “怪人” 的形象。1935年,詹姆士 · 威尔执导的 《科学怪人的新娘》 一片中,新娘虽然镜头不多,但是却给观众留下了毛骨悚然的印象。新娘在影片中是科学家弗兰肯斯坦的受害者,她的心脏来源于一位无辜的过路女人,脖颈上有着手术缝合的疤痕,身体因为通电不停地颤抖,嘴里发出瘆人的叫声。新娘并没有主动思辨的能力,她的身体完全由男性所控制、创造,命运也完全由男人所操控。

如同僵尸一般的新娘形象

同 “女受害者” 一样,“女奴” 角色们也往往承载着男性的幻想,不过会更直接地体现出性审美,比如《云图》 中裴斗娜饰演的复制人 —— 星美,长着一副西方人眼里典型的 “东方娃娃” 面孔。星美在快餐店里为白人男性服务,还要不停地遭受白人主管的性侵,维持生命的唯一食物 “素朴” 则是由同类服务员的身体制成的 —— 自己食用自己的身体,而身体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为男性们提供服务和性刺激。2015年上映的电影 《机械姬》 中,有一位被设定为女性的机器人:京子。她被科技公司老板纳森制造成了一个智商低下、不懂英语的女奴,每天照料纳森的生活,并且满足他的性欲望。纳森把京子设定为低智商是为了能更方便地 “使用” 她。京子不能外出,只能生活在纳森远离人烟的别墅里,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环境里,京子被男性制造、使用,那么压迫也就成为了必然。

星美在食用素朴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科幻电影迎来了黄金时期。就算是没看过,谁还没听过 《星球大战》、《异形》、 《终结者》 和 《黑客帝国》 系列的几句著名台词呢?终于我们能看到 “女战士” 的形象了。

电影 《异形》 中,女主角雷普利的出现可以说是科幻电影 “女战士” 形象的里程碑式人物。她最初也只是一个只会逃跑大叫的普通女性,逐渐成为了一名可以手持重型武器,与敌人正面对决的战士。《黑客帝国》中的 Trinity 可以打斗、驾驶直升飞机、入侵数据库,还能谈个恋爱(不过也有人批评 Trinity 一切都是为了衬托 Neo,还是一个挺单薄的女战士)。

机枪女神雷普利,第一位强有力的科幻电影女性形象

好莱坞女演员斯嘉丽 · 约翰逊是科幻电影中的熟悉面孔。她因在漫威系列中出演 “黑寡妇” 一角而出名,在她之后出演的科幻电影中,无论是 《超体》的主角Lucy,动画真人版 《攻壳机动队》的素子,以及 《她》中的 Samantha 都拥有一个乃至更多的相同点:身手强大、智慧坚毅,几乎无所不能。而最吸睛的特点是,性感动人。

这一点又很值得研究了。回忆起其他科幻电影中的女性角色,才发现这并不是演员的唯一特例。《黑客帝国》中的 Trinity 同样是一席黑色紧身皮衣,身姿窈窕。《第五元素》里的 Leeloo 就更有意思,火辣身材加上幼女内心,生活无法自理却有超能力,简单的说,就是 “女受害者“ 或者 ”女奴“,套上性感女性身体,以及毁灭战力/装甲 —— 两种可以让男性石更的东西。

近乎裸体效果的少佐估计你们都看过了,来温习一下《第五元素》吧

说白了,很多这样的女性形象还是为了满足男性凝视以及 “窥淫” 的欲望。大银幕就好像是一个密闭房间的窗口,观众从窗口窥向房间,角色们的活动一览无余。纳森在别墅里让京子满足自己的性欲、白人主管对星美的骚扰、黑寡妇换上紧身衣 …… 这些原本只在私密空间里发生的行为出现在屏幕上,角色们对观众的存在一无所知,而观众在镜头外可以观看角色们的一举一动,这种观看带来的快感,可以使人们平时压抑的欲望投射到角色和演员身上。

希区柯克用《后窗》完美诠释 “看电影就是窥视他人生活” 这一概念

在近年的科幻电影中,又出现了 “女科学家” 的新型角色。电影 《星际穿越》 中,Murphy 自幼聪颖过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进入 NASA 工作,最后接收到父亲从五维空间发来的信号,破解了重力方程,使得人类成功移民到空间站上。《降临》中的语言学家 Louise 破解了外星人的文字,使得地球免遭无谓的战争。娜塔莉 · 波特曼主演的 《湮灭》 塑造了一位深入离奇区域探险的女生物学家。这三位女性角色在外表、行动上都摒弃了科幻片中传统的女性设定,作为 “人” 的一员而非 “女人” 的一员挽救了人类。可是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电影中勇敢的女科学家角色行动的原因或是推手之一,都是她们有一个缺憾的家庭:她们的行为和选择仍然紧紧地和这个家庭角色的悲剧绑定,要么作为女儿,要么是作为母亲,要么就是妻子。

《湮灭》中的女主角在调查变异生物

美国科幻作家 Joanna Russ 曾写道:“科幻中有许多女性形象。但没有一个真正的女人。” 其实,科幻电影中罕有 “真正的女人”,又何曾不缺少一些 “真正的男人”?科幻作品曾经一度被称为 “围绕白人男性的神话”,科幻电影中的男性也有着一副固定面孔:科学家般的头脑加上肌肉完美的身躯,近乎 “钢铁侠” 与 “美国队长” 的混合体。这种设定并非毫无道理:科幻一度被认为仅仅会被男性所欣赏,自己给自己附加了“男性荷尔蒙” 属性,与女性、文科生和艺术无缘。而科幻电影最令人瞩目之处,就是视觉上的大开眼界与新颖的奇观展现,这就导致科幻电影往往与动作、战争、机械类似的 “男性” 元素结合在一起。不过,除了脸谱化的英雄面孔之外,我们依然能够在电影中看到大量风格迥异的男性角色,如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中沉稳而拥有无限生命的 “基督” 本人,《十二猴子》 中,使布拉德 · 皮特提名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精神病人 Jeffrey 等等。在对男性的塑造上,科幻电影并没有落后于其他类别的电影多少。

布拉德皮特的癫狂表演为他赢得奥斯卡提名

具有优秀性别意识的科幻作品其实并不少。美国科幻作家厄休拉 · 勒吉恩的 《黑暗的左手》,就构建了一个性别流动的世界;沃卓斯基姐妹(导演《黑客帝国》的时候还是兄弟)的科幻剧集 《sense 8》 中也有各种酷儿角色,包括原名 Mike,长大后成为女孩的 Nomi ;《西部世界》 中有着意识觉醒的机器人女孩 Dolores;《星际迷航:发现号》中,女舰长由杨紫琼扮演,她的大副是位黑人女孩(刚上映的《神奇队长》先不说了,超级英雄系列自成一派,不放科幻作品下讨论了)…… 其实比其他类型的作品,科幻作品有更多的空间塑造丰富和饱满的女性形象,甚至消解和重新建构性别,因为科幻描绘的是未来。

杨紫琼在星际迷航中饰演的女舰长

然而,我们关于 “未来” 的创作和审美还总是被 “当下” 的市场掣肘着。科幻电影中的女性角色看似增加了,但大多数仍是具备女性面孔身体,传统男性英雄特征的 “新式花瓶”。性感的身躯配合矫健的身手,鲜血横飞与霹雳娇娃,这些勇敢的角色形象看起来很符合第二代女权主义的特征,实际上营造的还是情色与暴力共存的画面效果,是观众们以往就熟悉并且乐此不疲观看的女性形象。这一点,也许就是科幻电影中难以看到更多类型女性角色的原因之一。

坚毅勇敢的阿丽塔

在120分钟内讲好一个科幻故事本身并不容易,但是态度是可以被选择和传达的:是可有可无的花瓶还是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类。当我们谈到电影中的女性塑造时,其实就已经超过了性别本身,甚至是电影本身。我不会说是观众们滞后的观影喜好导致了科幻电影中刻板的女性塑造,但是如何把女性角色从 “被观看” 的桎梏中解决出来,不单单是科幻电影要完成的使命。作为一名观众,认识到女性的复杂、多面与丰富,才值得拥有更加深刻又好看的科幻电影。

木城雪户的《铳梦》漫画是20多年前的作品了(1990-1995年连载),铳梦作为一个人物,在2018年被挖出来改编成了 “战斗天使阿丽塔”。我很开心铳梦终于被注意到,但另一方面,也难免(再一次)对科幻写作者/编剧们在性别方面的想象力产生怀疑 —— 原创出一个更出色的女性角色太难了?

但不管怎样,科幻影视女主角中,现在多了一个强大的角色:阿丽塔。比起韩朵朵,我当然更愿意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想象一下这个画面:大风吹起阿丽塔的短发,头顶上是瑰丽而狰狞的木星。冲击波来临,她让大家先进入电梯躲入地下,自己最后一个走,一脸叛逆又无所畏惧。

// 作者: 一只蹲 & Alexwood

标签